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Sunday, November 29

Soulmate.

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不喜欢若有似无,不清不楚的关系。
最不喜欢的是明明没有任何必要, 却被营造出的误会。
即使自己并没有多清高,但是只知道这样不好。

一直在寻觅的Soulmate,
出了Life Partner, 可以是以家人,朋友,闺蜜,知己,蓝颜的形式出现。
我以为,我的Soulmate,
从认识的开始出奇的合拍,
有一样的兴趣,钟情于文艺派的作风,就像网路作家在遥远的地方遇上了知音一样;
Soulmate没有丝毫负担的勾肩畅谈,
自由的灵魂,无拘束的陪伴,
可以很久不联络却知道,你总在那里。
你我可以共同做任何的事,却不会有情愫的产生,没有心跳的舒适感,Soulmate才更珍贵。

称得上是蓝颜的话,更不想有任何形式的暧昧模糊了soulmate和爱情的界线。
我不喜欢挂着红颜的牌子背负情人的罪名。
为什么要这样?
我会。
很。肚。懒。
--------------------------------------------------------------------------------------------------------------------------

update 开心的事。
昨晚很突然的和丁小姐和小巴第吃了顿满足感满溢的晚餐,
之后稍微和要出国的阿恩聚了下,和他告别却没有感伤的话语。
然后和高中老友吃宵夜,
原来大家都一样啊。
面对着同样的烦恼,这种年龄好像不彷徨就没有成长蜕变的机会。
和他聊天一样的窝心,不知不觉聊到凌晨。
老友就是这样,不在身边,久违后见面却依然发现,他们是最了解你的人,
最会心疼地叫你小瓜的人。
为生活加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