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Monday, March 16

裙摆飘飘

这是一个在刚吃完晚餐大脑在休息的时间打的很简短的update.
似乎从农历新年后的假期到现在一直在忙,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也忽略了一些周围的人事转变。
这期间我搬家了,搬到了一个比较有个人空间的地方,虽然还是一样没有申请wifi (忙到忘记了要去申请这回事,连搬家后到现在客厅和厨房还没有打扫,在房间和厕所外的空间走动
穿着拖鞋);其实真的有那么忙吗哈哈
只是周末的时间都选择了去放松自己,见见朋友,或是给身心一个短假期去出走,离开日常生活的地方。

这期间两个以前都混在一起的朋友离开了,一个已经呈上离校申请了,一个尚在考虑中。
坚决离开的那位一直是我心中很特别的朋友,他的想法独特而个性,善良而叛逆,幽默而看似冷漠,也是我第三年生涯极其珍惜的友人之一。和他从不需要感到压力负担,因为我们的话题即使无关学业也可以天南地北,活在两人的世界中聊的前仰后翻。我们一样喜欢着别人眼中古怪的团体,在他的介绍下深迷上陈雪的文字,开始了解渺小的医学界外的宽广世界是多么奇妙,我们的聊天内容从来不嘘寒问暖,不会有矫情的传情达意,可是彼此心中各占位置;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友情。
更何况,短暂的一年时间,他闯进我的生命里,一起钻研心理学,为我分析上一段伤痛的经历然后理性地支持我站起来。
其实不是现在才知道的他想离开,只是在ukm dental如何生存下去,这一直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咱们很有默契地一直回避这话题,为的是不给这看似纯洁心灵的分享玷上任何的情绪因素。
正如我为什么到现在不肯提起,不愿写一篇有关于他的故事,为的是不给这段故事画上一个残酷的句号。
他说过,相见恨晚的我们有太多共同点,但与我不太同的是,我总是选择性的聆听,深深地感受,而且勇敢争取做决定;而他是什么都听,但喜欢事后分析,蜻蜓点水地消化。

同样都是默默承受,但他总是借酒浇愁,我却从不为了不开心的事买醉,一直坚持说喝酒是开心的时候才喝的。
同样是外冷内热的人,但他究竟多了点狠劲,和这里的大家划清界线然后就这样忍心消失。

放在房间里的书多时了,本想等回来了再分享心得的,但我还是还了,希望回来收拾东西时看到了会惊觉自己没有被忘记吧。
大家从一开始的追问他的下落,到现在各自扫门前雪,久了也就忘了曾经出现在我们batch的短暂的脾气古怪的天才?
和牛牛不一样,我只是没有提起,自己偶尔还是会怀念这个友人的。
也许他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世界没人懂,但是想跟他说,我们从未放弃你,更不会因为个人生活喜好这种白痴的借口而让如此特别的你溜走。
朋友,为你的人生加油吧。不管在哪里。都要开心。
也许有天在big bang演唱会上还能见到你!

--------------------------------------------------------------------------------------------------------------
换tone一下,其实我没有很伤感,如今对任何事都很平常心看待,情绪不会有太大的波动。
最近迷上了长裙,觉得女生就是要穿长裙!!!
有女神的feel.哈哈
农历新年的假期很短暂,过的很开心,和家人一起很开心,可以换很多漂亮的衣服很开心,
和朋友们见见面老样子很开心。
回到kl后开始新的学期赶requirement赶啊赶,
Tableclinic 上个礼拜刚过了,这个周末还有intervarsity sports carnival,去当自愿团队和别的大学的同学们交流,我带的是Manipal的学兄弟姐妹。
上上个礼拜在哥哥家plan去台湾的行程,交通,住宿等,周末基本没有时间好好休息过,
更不要说有时间读书。
哈哈哈
我身上的虫应该很肥了。
王阳明有女朋友了by the way,啊,男神都结婚去了这样是意味着迷恋偶像的花痴时代已经逝去了吗
好啦我也从来没有迷恋谁好不好
虽然胡渣很帅hahaha
应该要去读oral surgery 了,不然明天不知道怎样死

-------------------------------------------------------------------------------------------------------------------
有时候朋友之间的感觉很微妙,若有似无的亲近,空气中的交会感受到却触摸不到。
有些人你很喜欢不知道喜欢的是人还是那种在一起的踏实感。
即使许久不联系还是心中有你,即使刷空间时没有留言还是会默默关注你,偶尔调侃斗嘴下知道彼此过的好,挺好的。
适合就是坐在一起什么也不说也感觉 到彼此的存在而产生的 幸福的感觉。
友情一样爱情也一样吧。

*Ps: 最近越来越多周围的人坦承出柜,以前总觉得不关我的事保持着 不鼓吹也不反对的态度。直到自己的好友终于也勇敢地面对自己,才发现这个社会对于与社会定律稍有偏差的人太严苛了,看到他承受的压力不禁想给他一个暖暖的拥抱。
别傻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喜欢牛奶你喜欢Milo就讨厌你,
更不会因为我们喜欢穿衣服的风格不同而嫌弃你啊
神经病
你是什么样的人与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无关。
我们喜欢你也与其他讨厌的人无关。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