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Wednesday, October 15

纯粹抒发。

刚看完Divergent. 虽然这不是新的片子了。
Theo james 非常的诱人,这不是重点。隔了那么久才看这部大家推荐说我一定会喜欢的电影,看完了很自然地想象会被归类成哪个faction.

午休时间去了牛牛家短聚,这女的小小的脑袋装了那么多沉重的东西,在这种时刻有机会聆听别人的心情是种奢侈,不过是必要的,即使明天还是一样要面对挑战。
如果能把身上的正能量像武侠片中过内功疗伤一样就可以相互支持了,可惜我没有内功,只有耳朵,还有肩膀。
生活并不坏,繁琐的事务一件一件来,就慢慢一件一件拆解,该冲的时候不要停歇,我们努力地,尽所能做好份内事,负起了责任,对他人对社会有交代,却偶尔忘了停下来给自己交代。
牛牛觉得一切源自于每天都在做不喜欢的事,白天强装正常,赶labwork,找doctor签名,去clinic,赶simulation, 讨论病人的事, 安排appointment,book clinic cubicle,bend wire, pour model, 读病历分析case,然后钻进课本里,睡觉。偶尔闹闹情绪,然后才睡觉,睡醒又是一个cycle.
她说她累了,不想困在一个无止境的行师走般的循环中。
我嘛,不至于。
可能因为我对dental和医学还是蛮有兴趣的,我享受学习实践的过程,享受犯错从中学习到的经验,也乐于吸收所有新的知识。
不至于厌恶这种routine, 因为我觉得不管任何行业,任何区域的年轻人,这是都必经的成长过程,我们的生活比起很多人来说很幸运,像刚才回家途中看到的,在风雨中依然得辛苦搬运石灰的建筑工人,或是和我们同龄的印尼籍清洁女工,他们也是人,可是却辛劳中过着如此开朗乐观的生活。

只是不喜欢always being told what to do and have no options about it.
不想随波逐流,成为一个符合全世界期望,却没有尊重自己内心渴望的躯壳。
曾经的我不明白很多事情,无法了解"不要想那么多"是不是就能解决问题, 不明白 "没有时间" 为什么可以成为人们逃避正视感受的借口。
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是肯实践诚实这个美德,每个人都曾经幻想自己是divergent, 可是梦醒后依然踏回原路,甘心躲在原先的框里,就因为"this is what I ought to do"; but not "this is what I have thought about and decided to do".

发现原来抗拒被理解是假象,背后真正的原因是生活中心不在于学业上的成就。不要再问我为什么可以那么steady不紧张进度。不要再觉得成绩好就是survive到很好(最多也只是survive,不是live)。你不需要知道,这不会让你了解我。因为那不是我。Not my priority, not my life, not me. Even if I achieved something, I did it for my own satisfaction of going beyond limits, not because of I am interested in competition with anyone.
恩。。其实每次的成就感来自于成功回答问题和超越自己上一次的记录,而不是什么什么award. Again. That's not me.

* plus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空闲,我有一堆的labwork要赶,一叠的notes要啃,就算眼皮睁不开也每天都要准备clinic和考试, 只是我没有说,因为workload不会因为埋怨而变少,而且没有说的必要。
我当然也有事情忙,也会非常非常累。
即使累到半夜两点还是会坚持写完抒发完才埋头苦干。
那为什么可以有时间在这里写blog?
答案很pathetic的。
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很诚实的有屁就放的地方。
也可以把这种行为当作汽车加满油走起来才比较有劲。
只有调整过后,我才会觉得自己像个人样。
好吧,就这样。

Ps没有emo的成分。

1 comment:

yuannell said...

哈哈哈.我喜欢!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