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Friday, October 3

3/10

我又迟到了。
这些人会不会宰了我。
现在是在火车上写的,火车的速度不会因为我心急而加快,那我只好打发时间。
心情不坏也不好,明天一早就要回家,这是多令人振奋期待的事情,现在往好友聚会的路途中,约好的七点呢?哈哈哈我想我真的会被宰了。难得的持续联系的一群SP GANG,不管大家过的怎样听说XY在考FINAL也会出来见面,重点是有很活跃于主动邀约的人,盛情难却嘛。没有啦,其实也很想见大家,为POSITIVITY 充电一下。

负担一天天增重,忙碌的一个星期又过去了,庆幸的是在学校有事情忙活不过来的时候还很有冲劲,回到家里就大字型瘫在那里,玩玩Plants vs zombies. 人是要累到尽头才会深感休息的美好,就像这几天没有时间吃午餐才会在第一口晚餐入口的时候觉得,这是天堂啊。呵
以后不敢赖床然后略过早餐了,那天撑到下午mos的时候都觉得快hypoglycemia了,Dr.开了玩笑说, Are you okay?  Don't collapse before patient does har.
喔我终于体会到oral surgeon的累,猜想一年到尾要on call的医生们应该更累,hmm..致敬。

没有预想的突发事件总是让我很兴奋,err excited是兴奋对吧,
第一次拔牙的经验居然是蛮困难的case.
VRF 27 with curved root extending to maxillary sinus.
要记录下来,以后看回才会有印象。
对当天的表现喜悲参半,临危不乱的应用学到的知识是值得开心的,可是毕竟会紧张然后就fracture root了,而且善后处理还有很多非常多学习的空间。
教授念在case difficulty和经验不足下,饶了我还悉心指导。
那一整天的折腾下来好累,却颇有收获,觉得其实教授是把钱装进我口袋里。
感恩第一次就遇见了稍棘手的问题,而不是那种没有挑战性的routine case.
哦到了,下次继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