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Thursday, September 4

*请跳过*

因为这是一篇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不关别人的事的心情故事。

故事的开端总是老掉牙的相遇,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相信日久生情,甚至忘了在哪的第一次见面,说的第一句是什么话,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异样的变化...-其实这些重要吗
感觉对了就是对了,不对说什么都没有用,
所以每次看到的情侣相识第几天第几年周年纪念觉得很无聊,你又不能拿尺划清界线说,我是x年x月x日开始:确定我喜欢你的,真的,我很肯定,跟记录自己的生理期一样准确。*翻白眼*
嗯。火花是玄的东西很难用文字解释。
总之一切都很对味,你会觉得,这个人为什么可以那么完美,怎么会有个人那么对味。
顿时好奇自己为何以前从来没有发掘到他那么好的一面,那么的与众不同。
先是引起了兴趣,然后越挖掘越发不可收拾越陷越深,迷恋。
没有深入的了解,几乎没有共同点,没有交集处,没有理智的约束,真的很没有理由的。
冷感的对待事物已经是习惯,对示好的人冷漠自以为是不拖欠人家,对很不错的人也停留在好感的状态,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来去自如,从容的很简单的生活。

然后有一天突然发觉有一个人怎么常常浮现在脑里,不经意的提起他的名字,走在路上上课的时候睡觉前都会莫名的闪过这个人的影子;
这个人很高对我来说很高他的侧脸很好看发线变高了可是其实没有头发比有头发好看穿衣服品味很好不像一般黄毛小子不需要刻意打扮也可以很有格调兴趣也发展的很棒即使不用很费劲也可以处理好很多我手忙脚乱都办不了的事有爱心孝顺很善良很坚强倔强责任感什么难过的都自己扛不愿意麻烦别人其实活的很累这样挺好的老是嘴巴硬假装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在乎的要命那也很可爱重感情很感性很幽默有一种独特的魄力笑起来很可爱很厉害是指生活上的厉害真的感觉上什么都懂的很可靠的感觉在一起很温暖安全舒服开心讲话有营养有想法领导能力强真的好像什么都很好

然后的,日子忙的时候很快就过去了,当然忙碌之间有歇脚处却很快就想继续往前走了,似乎心里一直在等些什么空不出位置。
然后的然后,就这样了。

他没有问过我为什么这样,我也没有告诉他很多东西。
例如没有说,我其实看着你的时候都在晃神发呆没有听清楚你说话因为见到你心跳很快很快我不知所措可是我必须假装镇定然后挤不出一句话来;
或者是,
从知道的前几个月起日历上画着的都是倒数的日子,却不是数着什么时候考试会到;
在大学里我有段日子过的特别难熬靠的是一种特别强的信念一个人走下去每天都好想哭我变得很自卑质疑自己每天提心吊胆我第一次瘦了却一点都不开心,我很想找人说可是我的笨蛋脑里只会想到你结果就又不说了,我一哭就无法停下来重点是会很丑;
我脾气特别倔接受不了丢脸的事所以即使看起来朋友很多但我会表示脆弱的人一只手砍掉两只手指就算的完了,我也很讨厌自己那么依赖性软弱迟钝任性不听话不懂事的;
我常常不自觉的和朋友说,我认识一个人,他很特别的,他讲啊,这个那个,然后发觉没有人想听因为没有人认识这个人;
再写下去就很煽情了,有些事还是留在心里就好,有些话说不出口就让它在心里发酵,直到,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然后。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
第一次当然是中学的时候。
就写到这里,跳过那些我不想回忆的痛,痛会好的吧?
很害怕我再也不会有勇气有第三次了。
然后我为什么觉得这是报应哈哈哈
不应该做撕烂脸把人赶尽杀绝不顾虑别人面子感受的事的,撕人家的情书更不应该,原来是很hurt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