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Saturday, September 20

重新开始

千方百计想办法想用电脑发篇文,可是还是不行,谁可以教我怎么用电脑打字后的文件可以传到手机开起来可以编辑的?*因为我很不喜欢用手机键盘,而我家没有宽频,是用手机的data上网的*
在这之前用电脑写的没能上传,额,没有wifi有点麻烦。

来到吉隆坡又一个星期了,基本上和第三年一样的忙碌一样的生活一样的routine,所以完全没有想家或需要适应的时间。
要是让我回想这一个礼拜做了什么,我不想把无聊的上课下课日夜作息写在这里闷坏你们,又不想写以前都不会和别人讲的问题(不想让人有种为赋新诗强说愁的感觉),只总结了开学后才两个礼拜十四天,陆续有好友被无奈却无法改变的潜规则,还有吃死猫的压力下,重新审视是否适合读下去。
当然知道他们不会放弃学位,这种哭哭啼啼说"我去嫁人算了"的事真的已经是家常便饭。

只是在我斬釘截铁地确信每个说要离开的系友都会想通留下来,却传来了我非常不希望发生的消息。
我真心希望你勇敢地面对,留级又怎样,舆论是个屁,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眼里。
这种努力付诸于水和背黑锅的事也不是一两天了,你现在投降就真的输了!为什么要怀疑自己能不能走下去,为什么要判自己死刑?
你是我看过罕见的善良的人,我希望你有坚强起来的意志,哪怕毕业后不想走这条路,也要出这口气证明给他们看,你可以的,然后大步大步地往他们脸上贴'老娘不是能不能,是肯不肯'!
Hmmmm...
好像有点反应过激了,对在意的人总会这样。

每个人的生活宗旨不同,而我重新reset my life priority.
爱尔兰女人的话挺有道理,knowing me 一直以来都太想要面面俱到,想追求完美,而这样只会慢慢地走向瓶颈。
反省了一下。
是不是对本人的要求过于苛刻啦?
其实生活有那么多美好的事追逐不完的,给一点时间透透气,和空空的脑袋满满的心沟通一下吧。

这是这一年来开始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看电影,喝下午茶,一个人去看帅哥洗眼睛,一个人享受独处时光下来的感悟。我要好好认知被忽略了的心底,她即是无厘头活蹦乱跳很不按常规的疯女子,也是思绪跳tone爱搞怪爱恶作剧的小孩,又是自以为是骂人不带脏字的毒舌,还是坚信人性本善敏感多情的傻子。
我没有人格分裂,本来大家都不可能只有一种性格的,所以我会想分析罪犯心理的原由就是这样。

每个人都有执着点,有的人追求事业,还在读书的追去学业成绩,有的热爱户外体育和各种社交,有的兴趣在于文学艺术人文,有的喜欢车子科技电子机械,我的兴趣超级广泛,喜欢的东西涉猎太多,套句室友的话就是很'不对称,极端'。
-她是指为什么我会那么迷上bigbang这种古怪的团体(for her)然后又可以那么爱听很柔情怀旧的西洋曲子,总之就是反差很大。
我的执着点要reset一下了,生命很短我没有多余的精力花在我爱的人以外的人事物,我不想这样分散了对家人父母的爱,这样不公平。
而我非常确定我的生活目标不在学业物质和其他没有灵魂的非生物上,我想我应该把注意力集中于珍贵的地球上的生命和情感。
**维持这种想法后发现豁达开心是必然的,身子轻了不少,体重当然没有少,xx的我怀疑每天做运动流的汗到底是不是变成油吸回去了。

哦对,新学年,新生男生变多了(好现象不再清一色女的),
好多北马人,好棒。很亲切地讨论raja uda 的tomyam mee,想起不久前才和献献jy一起去。
献献什么时候才要写部落格啊啊
还有什么时候才要sponsor我机票我要去uk煮饭。lol

**最近老发莫名其妙的噩梦,不然就是毫无迹象的梦。
今天的梦醒了依然很清晰,是在一个很多层的停车场绕圈子,和几个熟悉的朋友,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主角,莫名奇妙的大脑totally mindfucked. 应该是看太多family guy了。
那张脸到底是谁啦啊啊啊神经病

***祝陈颖深寻工作顺利,被心水的公司相中然后大展拳脚当老板

最后一个ps *最近过的那么充实,可能,总有一天那个名字会变成只是somebody I used to know.是时间不够而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