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Tuesday, August 19

Smart is the new sexy.

The title is simply because my parents are watching TV now, and I' typing right in front of the LED screen.
That freaky high-functional sociopath staying in 221B Baker St. ;Yes, Sherlock Holmes.

今天是不错的一天,早上做了很简单的sandwich, 只用了avocado,番茄,bacon,cheese,plus some dressings. 享受和喜欢的人一起在厨房的感觉,吵吵闹闹却充满爱,很温馨,
今天这个人当然是我妈,她说我做的东西有进步了,不错吃,当然不是指sandwich而已。:)

然后这几天下来终于达成协议,打了电话预约Tao Cuisine,因为给妈妈选她比较喜欢日本餐。
之前大哥说要带妈妈吃点不一样的,找了几家口碑不错的法国餐厅,意大利餐厅,比利时餐厅,然后二哥讲有点远怕时间不够,又找了几家比较近的Indochine和韩国餐厅,
结果妈妈还是觉得日本餐不错,其他的菜色看起来都不吸引人,恩,最重要是她喜欢啦。

下午出了门一下,去复印会刊还有去邮局,然后买了要制蛋糕的材料。
因为妈妈有跟着一起来,所以开玩笑说,你这样跟着我来就没有惊喜了咯,
她当下的反应是解释她也没有很喜欢跟着我叫我省着点,我很好笑的觉得我的无厘头是遗传。因为舅舅很稀罕地打了电话来叫我们有空去走走,妈妈和我聊了很多,她们小时候的辛酸没有机会升学,到没有知识学历就会被人看不起,到哥哥结婚要怎么筹备,很跳tone却也没有限制的聊。其实结婚那么大件事在家族里我辈分那么小我的意见一点也不重要,但是我还是觉得结婚虽然是两家人的事,但婚礼只是个仪式从简就好,而且两个人在一起为什么要做一场秀给别人看,庆祝当然是和两家人的至亲和挚友喝喝酒吃吃饭就好,最重要的祝福来自于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就好。可是这只是我的想法,我没有说出来。

刚刚和包小姐讨论了搬家的事,对,
我又要搬家了。
因为家人都不太赞同我寄住在有家庭的家,基本上可以讲是担心我个人安全啦,因为大部分时间我都一个人在房间然后外面有一个uncle,有时aunty去上班了就真的剩两个人,我懂他们在想什么,所以就想找个不会让他们担心的房子,和室友和她的男人一起租。
灯泡虽然会很亮,总好过父母每天都要问我是不是一个人在房间。
其实我不是很介意一个人住的,有时会很寂寞就跟墙壁讲话,可是有时有独处的时间也不错,而且我也不可能故意去骚扰室友和男友拍拖,尽管他们多次邀请我一起出去,你们的好意我心领啦。:)
包小姐说,可能会跟男友的朋友成为housemate,上次看这件家的时候他也有来的那个叫什么华的,hmm,其实只要不要太难相处的我基本上都ok的啊,又不是一定要成为很熟的朋友,何况我爱好和平跟陌生人都不会计较的,只要他不要是那种会发脾气甩门或是干涉别人隐私的就好。
第三次搬家了啊。

哦对,阿恩破镜重圆了,很搞笑的是他告诉我之前还叫我有心理准备不要生气,lol.
我当然知道他再笨也不会以为我会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应该有镜子的。

他是担心我会替他的执着不值,然后怕他再次受伤害,就像前几次一样。
可是我跟他说,你是像我哥一般的亲人,只要你开心,我有什么理由不替你开心呢。
这句是真心的,感情的事哪有谁对谁错,既然爱了就要勇敢面对,而且单身的阿恩上进得很奇怪,哈哈,老兄,这一次真的不要再放手了拉。:)

nen今天离开了,走之前我们的对话很轻松带点激励,然后一点不舍,是他不舍得家啦,不是我。nen is forever nen, cheers!

有那种开着车毫无目的溜达的习惯,没有车的话是一个人到处溜达,看看周围的景色,大路旁边种的什么花,记得从以前开始就这样,没有目的地没有意图然后不知不觉又到了谁家门前做了些很无预警的事情,据说这是寂寞的人会做的事,可是我想我只是太闲而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