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Sunday, August 17

一个不怎么女人的女人

很久没有用电脑键盘打字了,新家那里没有wifi,所以一直是用手机上来 这里,感觉不一样,手机写的会手很累,就写少了很多东西。
开始之前为学姐哀悼,今早收到噩耗吓的心里很不踏实,活生生的一位女孩,刚毕业不久,而且好像快结婚了吧,就这样走了,是淋巴癌。想当年她的样子看起来很难接近,但是接触后发现人很好,只是比较难抗压,就这样走了。 :'(
前些日子医学系的同学上吊自杀的新闻也是,另人觉得惋惜。
愿离世者安息,在世者坚强的活下去。

如题。
咱就是不怎么女人的女人,集合了所有矛盾与一身的个体。
今天出门又被吐槽了,因为我的包包里没有面纸,面纸被认为是女生应该带的东西,所以就这样。其实为什么有这种无聊的标准定义什么是典型的 女生应该做的事。
忘了准确的是几时开始发现自己的男生朋友比女生朋友多,不喜欢婆婆妈妈,不喜欢细致少女情怀的东西,更喜欢没有心机坦荡荡的相处模式。
因为从来没有被当做女的,所以作风也我行我素,老娘高兴说了算,结果就陷入了现在这种局面。
这是一个被男生兄弟化,被女生排挤的区域。不过也没在介意的,合之则来,不合的去了也省得去挽留。
第一次被称为女人是slk的女侠们搞出来的,因为我很慢,做什么都很慢(当然不能跟你们比啦,你们是大侠),加上会做一点点她们认为很女人的家务事,其实是很牵强的 。
最近这一年有些老朋友说我变了,变的像女的了。
变,也就是以前不是;那我应该给什么反应?lol
也许以前说话比较多,给人一种好像每天都零烦恼的阳光错觉吧。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变了?我也不知道,希望有变的话是往好的方面吧。
我本来就这样啊,哪有变不变的,
我知道我是没有变瘦变美啦,反正本来也长的不优,我又不需要靠脸吃饭,哈哈。

今早和雯去做了体操后到她的小学和我们的中学逛逛,是第二次回到学校了,这次终于有时间和老钱好好聊天,很像姐姐一样的感觉很舒服;然后我把会刊偷回来了,里面还有靖言写的文章里有我的照片,原来我以前长这样 :)

后记。很想认真的去了解什么,找出我可能在你心中一点印记,
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突然觉得好失败,什么都没有。
是梦里才会出现,可它又好像真真切切的来过,否则怎会在我这里拨起一波涟漪久久不能散去

**生日快乐啊。
愿一切安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