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Monday, August 18

8月8日天气晴

你没有看错,那是一首歌的名字,非主流的歌,类似陈琦贞的歌。"...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今天的情绪很奇怪地暴躁,本来没有起床气的我从早上开始看什么都不顺眼,更奇怪的是平时晨运会心情好爱搭话,今天却因为提起了在大学的事情而语气有点重。我其实一直都不喜欢讲在大学里的事,除了包小姐牛牛几位外,大学几乎没有没有让我提起劲的事,说起来就煩。有个学长曾对我说,你看起来就在这个科系生存的很好麻。哦,谁跟你说的?谢谢夸奖。可是你懂我么,你知道我多讨厌这种明争暗斗么,不过我不介意你那么看的起我啦。其实学业一向也不是令我抑郁的事,如果只有读书的话,我也不会这样,总之想到要回到现实了就很烦,不想提。
于是这种时候妈妈再平常不过的问题都让我想逃避,因为我没有办法告诉她为什么成绩好不代表我混的好,更不能让她知道其实很多事情根本是瞎混过去,好在和几位同组的马來系友关系不错而已(恭喜可爱的aqil and the gang归队)。面对新的一学期我害怕,担心,却知道我必须自己去面对。
其实每个人应该都一样,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吧,如果讲了我为什么开心不起来的话,人家会觉得你明明成绩好还要靠北,有够装。讲了也不能解决,还有更多麻烦,那为什么要讲。而且一提起委屈就会很丑,哭的样子很丑,而且别人也不会同情你,只会觉得你矫情。
有时忍了太久,然后有几个真的想依靠的人,才会巴拉巴拉的吐苦水。
恩,希望以后不要再这样在意别人的眼光

今天就是整个心神不宁啦,昨晚陪赖小姐到太迟睡觉吧。睡不好吃不饱对我来说就是很讨厌的感觉。
开着部落格老是想写什么,却写不出确实的心情与祝福,结果放弃了。
然后翻看了好久没看的朋友的帖,原来我的名字出现过在里面,还写那么煽情的东西,就是欠扁。

其实我很慌,很乱,一整天都这样。
谁来把蚂蚁抓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