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Friday, July 18

更新

开始之前先默哀,为了失事的飞机乘客,家属,为了还未找着的裡难受难者,受影响的各机构行业,早前为博版面而费尽心思的许多大马人(不分宗族年龄),越来越猖狂的网络暴力,愚昧空洞没有主见零分析缺乏关注的青年人,还有缺乏伦理的现在的冷漠社会。

一个劲地在看朋友的部落格,
有的好久没更新,布尘了,
有的刚搬了新家,顺道上去坐坐。
放假了本来应该无所事事好好更新一番,写写最近的生活过的充实,可是一直有事耽搁了。
总的来说,我大四了。
意义深长的四个字,代表着这一年来领会的,使我成长的,孤单的,却更自在的生活方式。
大三是度蜜月,人人都这么说,的确自己也没怎么注重学业,因为在多事之秋无暇应对接踵而来的难题,我终究还是一个一个拆开了啊。
学校的事就不说了,留在下一篇。
从考试结束到回家中间等成绩期间, 和matrik好友一起去了三年不见的宇家,再次见面大家都没变,一样的闹一样的关心着彼此,不一样的是玩笑过后男士们聊天的内容中包括了投资,人生规划,对父母的责任,好像有那么一点,觉得男孩们长大了。
依然闺蜜的女神分享了自己陷入苦恋的困境,实在也只能借她耳朵,暂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接下来的,希望能够早日找到出口吧。你值得拥有幸福,女人。
pillow talk的意义在于,对友情的纯粹,彼此的默契和信任吧。临别前宇的一番话让大家都小感动了下,就象阿恩常挂嘴边的,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像亲人一样的朋友。
就这样渡过了充满了欢笑,泪水,隐忧,还有鼓励的短暂的聚会。

紧接着成绩揭晓后,家人都到了kl,然后上了云顶,云顶的拆建让人百感交集,儿时的回忆,想再重温,却抓不住已经流失的时间,很多事情,即使再不想失去,也无可奈何。
尽管如此和家人一起还是很开心的。
和未来嫂子和哥哥还有老妈一起打游戏中的笑声最令人觉得幸福,仿佛一起回到幼稚的童年,为了谁又杀掉了谁,谁又得了倒数第一而闹哄哄的。
那几天吃了又吃,走完睡饱还是吃,另外的活动就是斗嘴,被欺负完后欺负我哥。都说老小是最刁蛮任性的,可我觉得我哥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是听我的,让我照顾他的时间还多过他照顾我。
有时候会想,两个哥哥结婚后,还会这样一起打闹么,也许不会吧,但最重要还是他们都要幸福快乐,和嫂子们融洽,爸妈健康,一家人在一起,就够了。
最近最常被问到,有男朋友了吗,
有的话不要收起来,带来给我看。(是动物园的动物吗lol)
不管是朋友还是亲戚长辈都一样,我给的答案还算标准,标准的气人吧,哈
阿阳很白痴的叫我去sarawak posting,因为那里很多华裔富豪,一边工作一边吊金龟,嫁了就不用做牙医,圆了我的心愿。
真的是。。。so 阿阳。我无言。
还没毕业呢,也许工作了我会往别的领域发展,或许也就当一辈子的牙医,或者真的就像他讲的那样,世事难料嘛。
所以阿阳应该会嫁给印度富婆,哈哈哈
倒是阿恩和宇都认同我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人
管他的,生活开心就好,干嘛给自己定那么多规则定律。

放假了,回来家的第三天,
都在忙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还电水费啦,做家务啦,想些新的菜色在厨房打转,帮忙缝衣服,其实很忙的一天下来剩下没多少时间看书做自己的事,
却为自己能减轻妈妈的负担而开心。
开斋节快到了,妈妈自然也忙碌一些,所以能做的就做吧,赶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就可以休息了。

不早了,总是在这种夜深的时候才能写写写,然后感触多了,就开始心乱。
其实是满纠结的,这种感觉
明明很在乎却要装作不在乎,
明明有冲动却开不了口,
明明很想念却得压抑的时候。
什么时候才改的了口不对心的毛病,
越是在乎的表现的越不自在从容。
就是如此矛盾的人啊我,哪个星球来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