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Tuesday, April 29

逃亡

甘做鸵鸟,还是非洲羚羊大迁徙?
我称之为为了填补自己灵魂的逃亡。
这种艺术家的性格与社会竞争性的格格不入,总是让我透不过气。
我想飞,飞向逃离定律的国度。
为什么要受制于苦苦追求的积极而不要放慢脚步享受生命的课程?
我不明白。
我只是想给一点空间与自己相处,沉思。
究竟是忙碌的生活让我们疲惫?
还是忙碌的我们让生活疲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