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Friday, December 6

在巴士上写的一篇

**前记:话说出了一场小车祸,第一次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最大的人是我。
虽然很小的事,只是要和车主谈判,
到警局报案就解决的事,
但是当下好慌,不想让父母知道让家人担心,也不可能自己乱了陣腳比表妹还紧张,当下就觉得有责任帮这个傻瓜处理,虽然我怕,可是我不可以害怕。
所幸的是有贵人相助啊,谢谢把刀相助的朋友。
没大碍只是有手续要办
事后想想自己是怎样有那种硬着头皮的勇气,哦,原来在家里的老么好像长大了一点,会独立了。
有时看着我亲爱的表妹觉得她傻得,真可以,不可以让她受伤害:')

我知道不是我才有这样的感觉,
在21的尴尬年龄,
朋友们都一样。
面对成长的压力,开始接触社会各种形状的人。
很多事情只有自己能做,
很多烦恼就算说出口也不会有人理解,
走在大街上身旁满满的都是人,却好像总是一个人。
一起大闹狂欢的笑声后,心里却无比的空洞。
明明知道有人在乎自己却觉得自己被遗弃,
明明越是在乎的人对待他就越冷漠,笑脸迎人的面具撕下来后尽用可恶的沉默,把自己CARE的要命的人越推越远。。
很多琐碎事加起来就不简单处理了,得一样一样来。CLINIC回来后莫名的身心疲惫,都打不起精神读书,更不要谈闲聊。
庆幸的是,我还有很爱很爱我的亲人
面对关心总会惆怅,家人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一边笑着回答一边抹泪。
我过的很好啊不用担心。
真的没有什么。
这是我适应一个人生活的过渡期,
反正讲了也没有人帮得到我,也只可以坚强。
只是需要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莫名的情绪,时而亢奋到笑不停口,突然又极度低潮而已。

若不是偶然拿出旧手机来翻看,
都快忘记了我们曾经那么接近过,
也忘了自己心里那来自你给的踏实,到底是为了什么一直不能忘记。
听过这句话,过去的事可以不忘记,可是不能不放下。
几年的时间,几张照片,重重一叠的回忆。
躯壳是如此的容易捏碎,感情是不是也如此不堪一击?
都快被忙碌的生活淹没了这些笑容,疯狂,有时无聊,有时难过,有时的低潮,和冲动
我变了吗
还是我们都变了
我称之为一种成长。:)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老朋友A:那么久不见,你的声音做么酱温柔的?
老友 B: 你的阳光和感染力跑去哪里了?
闺蜜C:最近很忙厚?怎么看起来好憔悴?
老友D& 室友E: 怎么变那么感性?
系友F : 你以前很多话讲的沃

我变了??
不自觉吧,我的心还是像当初的清澈,
我清楚地懂,自己要什么怎么样靠自己得到什么
我的心还是当年的,真诚
我只是学会了什么人不值得什么人有怎样的底线
我的梦想还在,
虽然偶尔会彷徨会乱了方寸但还是会走完这条路
我骨子里的热血依然,
只是学会察言观色三思而行
疯狂的放纵的三八的我还在呢。
只是责任大了,对病人对自己对大众对家人,所以暂时把它关着。
爱自己的我还在,只是少了自信多了犹豫?忧郁?

在意的人我依然很在意,
就算距离把我们拉得再远,
我的心没有时差,,
只是暂时的,
得把地图收起来,
走我该一个人走完的旅程,
然后在欣赏沿途风景的时候,
偶尔回忆一下,再次出发。

其实我的耳朵一直都是免费的,
提供给所有需要的人。
我不是多管闲事,
不能帮到你什么的时候,
我希望你一切安好,有足够的 energy继续加油,生活过的还不赖,
那就好。

**后记: 又话说在clinic我除了生气被骂和迷糊外发生了好窝心的事。
病人竟然会鼓励我,说很幸运遇到我这个(半桶水啦)dr,因为其他的人好像没那么友善那么好讲话。(os:对人好人家是会感受到的yeh! Humanity restored)
然后重点是她跟老公说叫他来给这个靓女医生做,哈哈哈
(爽死。虽然没什么自信但是还是要有责任感!)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