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Saturday, November 30

我又很感性了

有些人仿佛上一世就认识了,一见如故,可以上聊天文地理,下聊政治时事。
我今天就和这样的一个刚遇见却好像相识了一辈子的朋友,度过了一整天长达十小时的时间。
小至身边的不起眼的人物,大至世界上的伟论,从生活到哲学到音乐到兴趣,好久都没有如此畅所欲言了。
心灵上的沟通,踏实得更让人信任。
当然,不是说不一样理论性格的人不能当朋友,这点我还是很客观的。
正是因为截然不同才要互相了解,深入研究和平相处的方法。
人本来都是很独立的个体,没有必要不切实际要求他人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只要真心沟通,认真关怀,就够了。
又是觉得自己还不错幸福的时候 。

一直都有真心的友谊,又有另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怪咖存在。

聊起了这位特别的友人,
突然想念起这疏远了的,恍如泡影的时光。

至少他曾经存在过
至少,在我记忆中有个名字叫林宇軒。
他教会了我好多事情,陪伴了我那还
稚气羞涩的生涯,我们有着最单纯不过,最真诚贴心的纯友谊。
愿遥远的你一切安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