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Thursday, June 7

系友。

不懂是不是考试压力太大,让我很懒惰读书,一直很散漫,想逃避回到书堆中的时候。
于是,几个要考试了却不读书的人就这样寻找咱们唯一的娱乐,titiwangsa.
不知不觉,和官学长(一个不怎么像学长的朋友)聊天就聊到了这里的生活,考试,和身边的人。
也许因为大家都是北部人,说话特别有亲切感,而且官学长和这里其他的北部人不一样,还有着浓浓的北方人气息,我说的话,他都听的懂;他的无聊消费,我也不会介意,因为他有一种中学同学的味道,类似...亮,达那种,傻乎傻乎。
所以聊到了我们都很不能习惯的环境。
还好我比较看得开,所以不会去介意被人利用,看不顺眼的大把,可见我修养不够。
官学长虽然对系友们颇有微言,但似乎还是在乎的,因为在乎过,付出过,才会对自私的人性彻底失望吧。
庆幸自己还能遇见几位尚可交心的朋友,我会尽量握紧,也希望这段友情能维持下去,毕竟牙科系要找到知心朋友不容易,buddy说的。
其实也没有讨厌任何人,反正不关我的事,人格或私生活,感情滥用等问题,也不容我去理。
即使我常为这个社会感到无奈,因为一批毫无专业道德的牙医即将诞生(如无意外)。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道德价值观沦丧,当专业人士没有专业的品格,成熟的思维,这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我不敢想象。
心中当然希望能和系友们和平共处,大家一起毕业,一起奋斗,一起成长。
可是自认很圆滑的我,面对这些不知该说天真无邪,还是只会读书不懂修养的系友们,有时候也很无奈。
第二年的仙女学姐可能也是这样想的,才会宁愿孤独也不苟且融入不知所谓的话题里,免得耳濡目染自己也变质了。

包小姐,请你不要改变,因为我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你了,我不想像玫瑰姐姐独来独往啊~~
换个角度想,林林总总的性格,各种阶层的思想,如热闹喧哗的巴刹般,牙科系的圈子还真有趣。=D

顺道放上dental dinner的照片,说到这又很无奈,这里的人真的很narrow minded,可爱的尾尾恐怕会是我唯一在牙科系的男性好友了,既然这里男女授受不亲。哦。

即将毕业的buddy,虽然平时不多说几句,也希望她前程似锦。=)

:) 可爱的小弟

希望这些人永远不会变~

*但愿我心目中的那个你是我最初认识,印象中那个热心付出的学长,而不是别人口中那个凡事利益为重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