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Sunday, May 13

孤傲?

照片和题目没有关系,我老是喜欢做这种事情,因为..err..我爽。



最近自信爆棚的我开始怀疑自己,因为接收了很多负面的评价,
很多不怎么认识的系友对我敬而远之,觉得我高深莫测,
在我面前多了份尊敬,而这种“大姐” 和以前kmj的那种,是不一样的。
以前大家觉得我交友广阔,而且常照顾别人也比较独立,经常也在群体里带头做事,自然而然称为大姐。
现在,很多人觉得我很严肃,不好得罪也很难接近,
就连身边的好友最近也透露我不笑或认真起来很凶,很可怕。
真的是这样吗?]
也有人说我看起来很孤傲,让人产生距离感。

我也很懊恼,怎么不敷衍不奉承不苟且不刻意讨好就是孤僻了?
难道独立也是罪?

据说系里最巴辣平时最多话讲的系友对我很好奇,觉得我很神秘,却很怕接近我。
怕我的人很多,讨厌我的人也不少。
也许在班上话很少的我每次一开口就一针见血吧。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我的pattern,我还记得wy说过,哈。
这世界本来就没有人能接受残酷的事实,宁愿选择逃避恶毒的忠言,也不愿悉心改过。
所以我已经尽量避免多管别人的闲事了,我是很难搞的人,也是很自我的人。
而这种现象有日趋严重的趋势,加上一点点的自闭,孤独,自命清高。

没什么不好的。

他们都说我和彬很相似,不管是性格,读书方式,说话一针见血,处世态度,兴趣。
也许因为这样,多了莫名奇妙的流言飞语。
每当系友们抱怨他很孤傲很冷漠,什么
“厉害的人就是这样的,讲话都比别人串一点的啦” 或是说他讲话有刺的时候,
我总会觉得,他并没有错,换做是我也会这样的,
对于我不喜欢的人,不但不会敷衍,要是再来烦我的话,我甚至会让他难堪。
面对虚伪的人实在没有必要和他保持友好啊。
极端的个性可能会害了我。
自我的人都是一个样吧,虽然偶尔也会被他关心人的方式炸到,刀子嘴说不出婉转的话语,却是出自豆腐心。
从还没进国民大学的门槛在fb认识的学长,后来一直默默帮助我也不求回报,我相信彬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谢谢他一路以来给我的指引和信任,虽然他很欠打,哈哈。

自我的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共同点是都会自命清高,
觉得其他人很幼稚,会坚持自己喜欢的,让自己开心的都会做。
当别人指责自己的时候也只会表面上不在乎,
心里却郁闷的要命,困扰怎么没有人了解自己,但是很快会重新站起来迎接挑战。

爱自己多一点。
也对喜欢自己的人好一点。
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我尽了我的责任,要讨厌我的人,随便你。
你不配得到我的笑脸,所以就对着我的臭脸吠好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