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Because of you I believe in dreams.

Wednesday, September 28

坚持?

我真的不懂我还能不能够撑下去。
每天晚上仅仅几个小时的睡眠里都是恶梦,病倒了还要笑脸嘻嘻装作自己很好,
第一次尝到整身发抖着,神智不清的感觉。
超想哭,但我已经忘了怎么哭。
很想告诉所有以为我在大学过的很风光的朋友说,
我可能有一天被逼疯了你都不知道。
以前是大便都没有时间,现在进化到连想emo都没有时间和权利!
很希望一切快点过去,让我们过点人过的生活吧!
至少,让我们不用可怜到唯一的睡觉时间是在上lecture,谢谢。
我知道你们很忙,知道你们以前迎新比我们辛苦,
可是,我们真的不是铁打的,会生病,会累,会讲到没有声音,会有尊严,会有自己的想法,会要大便,还有,我们是需要午餐时间的。
谢谢。

No comments: